阅读历史 |
请收藏本站网址:www.ftshuwu.com

第93节(1 / 2)

加入书签

他有力的手掌搭上了她的肩膀,蹙眉厉声:“薇薇,我可是你亲哥,你撒谎我可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。”

顾知薇去泳池边的长椅落座,不想走了,小脸也垮了下来。

她低着脑袋不说话了,绞着自己的手指,一副不高兴的样子。

看她这模样,顾尧野便知道她和江述结婚后肯定过得不好。

“江述那小子,欺负你了是不是?”顾尧野也坐在了长椅上,就在顾知薇身边。

郊外的夜色比市里深沉纯净,星光也更加醒目。

夜幕就像一幅画,满天繁星,光芒灼灼。

顾知薇仰头看了一眼夜空,便移不开眼了。

她叹了口气,语气哭笑不得:“没有,他怎么会欺负我。”

“从小到大,你什么时候见江述欺负过别人?”

这一点顾尧野倒是认可的。

在他的印象里,江述从小就是一个不爱说话的小孩。

他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性格孤僻,不爱和同龄的孩子玩。

但顾尧野记得,顾知薇小时候有一段时间很喜欢跟在江述屁股后面溜达。

问她为什么,小妮子说江述长得好看,比她放在床头陪着睡觉的那些芭比娃娃还要好看。

当时顾尧野还笑话她,人小鬼大,长大了一定是个颜狗。

后来随着年龄增长,顾知薇对江述倒也没那么迷恋。

直到她上初中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小姑娘春心就动荡了。

这一次,她对江述可谓用情至深,一发不可收拾。

和他对江静月有的一拼。

想到这里,顾尧野也跟着望向夜空,忍不住叹了口气:“你说我们兄妹俩上辈子是不是欠他们姐弟的?”

顾知薇被逗笑了,歪头往顾尧野肩上一靠,也跟着叹了一口气:“可不是吗,咱难兄难妹,偏偏喜欢上他们江家的酷姐酷弟。”

“感情路也太坎坷了。”

听她笑了,顾尧野伸手勾着她的脑袋,宠溺地揉了揉,然后又加重力道,把顾知薇的头发揉乱:“现在坎坷的只有你了,哥哥我已经修成正果了!”

那语气,别提多欠打,快拽上天了。

好像赢得了江静月的喜欢,是他一辈子值得炫耀吹嘘的事情似的。

顾知薇的头发被揉乱了,抬手就往顾尧野身上招呼,说是拳打脚踢也不为过。

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,爷爷说他俩是怨种兄妹。

闹了一阵,顾知薇败下阵来。

但她憋闷了几天的心情似乎得以纾解,整个人神清气爽许多,想法也通透了不少。

“说真的,薇薇。”顾尧野靠在椅背上,脑袋往后仰着,望着夜空的繁星,语气总算严肃正经了许多:“我跟你嫂子现在感情很好,顾江两家的商业关系也坚固稳定。”

“你和江述的婚姻……”

顾尧野的声音停顿了一下,偏头看向一漫画广播剧小说都在疼训裙4而2二午玖幺伺七旁正在整理自己头发的顾知薇。

因为他的话,顾知薇理头发的动作都停住了。

虽然顾尧野的话没有说完,但顾知薇知道他后面是想说什么。

大概是说,她和江述的婚姻,没有维持下去的必要。

其实这件事,早在顾尧野和江静月去补蜜月的那一刻,顾知薇就想过了。

圈子里一些知道她和江述婚姻实质情况的人,也都在传,江述肯定会伺机和顾知薇离婚。

他俩形式婚姻生涯,迟早会结束。

当时江述还在国外,顾知薇自己在国内,听见圈子里那些传言,心里别提多难受。

但她不可否认,他们的猜测是有道理的。

甚至消极悲观到极点的时候,她自己也会这样想。

觉得江述肯定会伺机跟她离婚。

毕竟他原本就是不婚主义者,不过是为了家族利益,才勉为其难跟她结的这个婚。

“我的意思是,你还年轻,不应该把自己的一辈子葬送在一个不爱你的人手里。”

“没有爱情作为基础的婚姻,没你想的那么岁月安好。”

“而且一辈子那么长,万一江述那小子有一天有了喜欢的人,而那个人偏偏又不是你……”

说到这里,顾尧野似乎有些不忍心了。

但他停顿了片刻,还是继续下去:“作为男人,大哥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。”

“假如有一天江述真的有了喜欢的人,以他的秉性,他一定会跟你离婚,选择他喜欢的人。”

“到时候你这些年对他的情意,只会付诸东流,被无情践踏。”

“薇薇……”

“你不能一直被动下去,等着被江述踢开。”

“我们家薇薇长得这么好看,又多才多艺,喜欢你的男孩子一抓一大把,应该早点想开才是。”

这些话,顾尧野也曾用来劝说过自己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